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外汇堂』·专业外汇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69|回复: 1

[转贴] 宋鸿兵:欧美第二波金融海啸即将爆发无法阻挡 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14 22: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鸿兵:中国外汇储备如何管理风险?
邱震海:好,欢迎再次回到《震海听风录》,按照宋鸿兵先生的观点来说,第二波全球金融海啸无可避免,而且它未来爆发的时间很有可能就在今年的4月到9月之间。那么既然这样,作为全球最大的一个国家,中国它庞大的外汇储备,以及中国的金融体系未来如何做一些风险管理?有关这个问题,我们继续请出宋鸿兵先生,您好,宋先生。
宋鸿兵:你好。
邱震海:中国目前可以说是除美国之外,最大的一个外汇储备国家。按照您的观点来说,第二波金融海啸无法避免,这么大的一个外汇储备,应该做哪些风险管理?
中国外汇储备如何管理风险?
宋鸿兵:首先我觉得要从理念上进行修正,我们现在主要是把外汇资产当成一种普通的货币,很强调它的流动性,很强调它的安全性。我觉得从金融海啸爆发到现在,我觉得这一点应该做一定的修正。实际上货币背后对应的是实实在在的财富,也就是各种各样的劳动产品和服务,高薪技术和各种矿产资源。我们应该转化一种新的思路,就是在危机之中,对于外汇储备来说,我们实际上要的是真正的财富的控制力,而不是它的一种票面价值。
外汇储备应加强财富控制力
宋鸿兵:所以在我看起来,真正有效的外汇储备的管理,应该是你这些外汇储备能够对应多少实物的资产,能够对应多少实实在在的财富。实际上我们体现外汇管理一个重要的一个功能应该体现在中国外汇管理对世界财富的控制力上,而不是说它的票面价格升和降,所以这个首先需要一定程度的观念转变。
邱震海:那么要做好中国实实在在对世界财富有所控制的话,具体来说应该做什么?
中国应趁低控制基础资源资产
宋鸿兵:比如说中国现在应该趁着国际资源价格偏低这样一个比较良好的时机,大力在全世界,利用外汇储备这样一种资源,去控制各种各样基础的资源和资产,这个我觉得是当务之急,而且是必须要做的。
中国应同时增加黄金储备
宋鸿兵:第二,我觉得应当适时和适量增加黄金储备,因为黄金是硬资产中间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以前可能过多偏重于美国国债、两房债券和一系列这种金融类的这种资产,我觉得现在应该关注实实在在的硬资产。
邱震海:具体来说,当第二波金融海啸即将来临的时候,您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有些什么样的建议?
中国金融体系存在问题
宋鸿兵:我觉得中国现在存在一个最大问题,一方面中国的储蓄量非常大,一方面中国很多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这种企业极端缺乏现金,极端缺乏资金。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应该是大力推动金融创新,这个概念听起来好像有点奇怪,美国之所以出问题,不就是因为金融创新吗?其实不对,我认为美国出现问题最本质的原因还是它的债务负担过度,美国使用了过度的杠杆。
中国仍应大力推动金融创新
宋鸿兵:中国现在的问题是老百姓和企业,它的杠杆比率是比较低的,那么这么严重的金融危机冲击之下,中国应该适度放开这个杠杆比率,让中国的老百姓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比如说做到三倍杠杆,它是非常稳定和安全的,那么这中间需要大量金融创新的这种工作。对美国来说,它可能是创新过度,但是对中国来说很可能是创新严重不足,导致这种储蓄和实体经济没有办法实现对接。
邱震海:面对金融海啸,或者说第二波金融海啸,或者说面对即将来临的更为严寒的金融的冬天,抱团过冬是许多企业,或者许多企业家、许多金融界人士目前放在嘴上的一句话,那么对中央或者地方的企业来说,要做到抱团过冬,您有些什么样的建议?
抱团过冬企业与政府需整合
宋鸿兵:我觉得抱团过冬,在我看来一个最主要的一个思路就是,企业和政府必须要形成有效的一个整合。也就是政府在很多程度上必须要出面,比如说成立一系列这样的,比如把国资委相对应的这些国有资产进行整合,整合在一起之后,有一个进行融资的平台,必须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公司主体。
政府可牵头成立融资平台
宋鸿兵:由于地方政府的信用等级和地方财政的担保,它应该是具有信誉度比较高的这样一个评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由它在债券上进行发债,可以募集到大量的资金,可以以比较低的成本募集到大量资金,来帮助这些企业进行过冬,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一个各个地方都可以采取的一个比较有效的办法。其实政府对企业这种救助,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能不能落实资金的来源,能不能有钱,如果没有钱是拯救不了企业的。那么这些企业之间也应该相互形成一种统一体,跟政府绑在一起,形成一个抱团过冬这样一个局面。只有通过这个方式,才能有效的使企业也好,政府也好,度过这个寒冬。
邱震海:最后一个问题,你对中国经济今年下半年的走向怎么看?
中国经济走向取决于国际形势
宋鸿兵:我觉得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它当然是有一定的刺激,但是这个刺激在市场中能不能产生相应的效果,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金融形势,不完全是中国自己的事情。比如说国际金融市场和国际整个经济体系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能够筑底,能够开始反弹,那我觉得中国这种判断,基本上就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是国际金融市场继续恶化和整个周边的情况不太理想的话,我们很多形成现在这种判断的基础,它也就会被弱化掉,所以说最后会怎么样,我觉得还有待观察。
邱震海:好,非常感谢。宋鸿兵先生认为全球金融海啸的第二波将来严重爆发,而且它的规模将大大超出所谓第一波金融海啸,届时可能会有一大批的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倒闭,这一论断是否正被验证,人们将拭目以待。但各国政府和业界,包括个人如何未雨绸缪,做好准备,这似乎并非多余的提醒。
感谢您的关注,也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震海听风录》,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外汇堂·专业外汇论坛    

GMT+8, 2019-11-15 06:13 , Processed in 0.28571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